发条娱乐下载-瑞金医院援汉医疗队党员代表:抗疫战场,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

发条娱乐下载-瑞金医院援汉医疗队党员代表:抗疫战场,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

每一个战场,都需要旗帜。在武汉,共产党员就是抗疫队伍的旗帜。号角吹响,总能看见共产党员冲锋在前、奋不顾身的模样。

瑞金医院第四批援汉医疗队就是这样一支旗帜鲜明的队伍。医疗队共136名队员,由100位护士、30位医生、6位管理人员构成,其中65名是党员。从离开瑞金医院大门到接管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重症病房,他们用了不到24小时。速度的背后是专业的技术、高效的组织、默契的配合、整齐的队伍,是党旗下的凝聚力与战斗力。

医疗队临时党总支书记、瑞金医院副院长胡伟国,每每提到这些敢于担当的青年党员,总是充满自豪。

支撑

在共产党员的队伍里,实干永远是第一位。

呼吸科医生陈巍法文、英文兼通,在学生时代就入了党。这次出征武汉,他担任医疗组组长,是治疗团队的核心支撑,需要关注每一个病例。他每天6时之前起床,忙到凌晨才能入睡。虽然也遇到过大大小小的困难,但这支以党员为骨干的队伍同心同德,“在这里大教授们也都成了住院医生,大家都只想着病人。”陈巍说。

不计得失,勇于承担,以奉献为乐,是每一个共产党员的默契。

刚来武汉的前三天,瑞金医院学科规划处副处长林靖生几乎没有睡过觉。身为医疗队负责管理后勤物资的联络员,整个医疗队的衣食住行,前后方的联络都由他统管。队员们亲切地叫他“林大管家”。抵汉前期,林靖生平均每天要打一两百个电话,常常是困得打了盹,很快又被电话吵醒。

物资调配顺畅之后,停不下来的林靖生又琢磨着寻找新的支撑点。在援疆期间,林靖生曾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共同研制了人工智能机器人——“瑞金小白”,在此次援汉任务中,“瑞金小白”再次发挥作用。

党员是一支队伍中的顶梁柱。承担与支撑,是他们日常的状态。

崔洁是资深的感染科护士,家里有两个刚刚读小学的孩子需要照顾;徐雯莉是瑞金北院心外科护士长,护理工作之外还承担了部分后勤的担子;年轻护士陶晴岚的妈妈年前刚刚骨折……他们来自不同科室不同岗位,但他们都有同样的身份——共产党员。穿上防护服很难分清他们是谁,不仅是因为遮住脸庞,更是因为每位党员身先士卒的样子都是如此相似。

守护

热血熔铸初心,行动践行使命。

在武汉,瑞金医院的医生们每天需要进舱逐一查看50多个病床。一般来说,4个小时是防护用品使用时限。但麻醉科医生谭永昶,第一天进污染病区,就在里面呆了5个多小时,“第一天我在舱里成功完成了6例插管”。

“插管”,这个惊心动魄的环节反复被医务人员提及。插管就是把一根塑料导管从患者口中插入,通过气管,进入声门。过程中,患者体内的新冠病毒会随口腔内的分泌物、气体释放到空气中。负责插管的麻醉医生直面患者操作,暴露风险极大。但这一切,在谭永昶看来都再平常不过,“我是医生,又是党员,我不去谁去?”

同样觉得义不容辞的还有肾脏科的谢静远。他说:“征召援汉的信息都是先从党员群里开始发的,我来这里理所当然。”瑞金医院接手的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专门收治新冠肺炎危重病人。这类病人多有并发症。谢静远就处理过不止一例新冠病毒肺炎并发尿毒症的案例。他还注重研究临床病例,尤其关注新冠病毒对肾脏的影响。他说:“医生职责不仅是治愈病人,还得把这个病是怎么回事儿搞清楚。”

无论是治病救人还是“非战斗场合”,习惯守护的党员总是比别人多想一步,先走一步。

元宵节那天,项晓刚在上海下了夜班就直接奔赴武汉。在一线,除了救治病人,他还完成了两项和防护相关专利发明,分别是“面部防压伤保护组件”和“咽拭子取样防护装置”。面部防压伤组件是为了解决医护群体口罩戴久后对面部的损伤。发明取样防护装置,则是为了降低医务人员采样咽拭子的感染风险。项晓刚说:“我是党员,所以得比别人多想一步,这两个发明,都是来源于一线护士们的急迫需求。”

院感科医生石大可是个90后年轻党员。在这次抗疫前线,石大可的工作之一,就是监督每一位进舱离舱的同事穿脱防护服。如果说医务人员在守护病人,那么石大可则负责守护医务人员。“来了这里没有上下级别,只有战友。”即便是资深专家,只要防护没做到位,他还是会当场指出。石大可记不清自己每天要反复提醒多少遍“脱慢一点”。就是这样的一遍遍提醒和守护,让同事们安心地笑说,“大可看过,大可放心。”

传承

责任与担当,是党员间代代相传的品质。

辛海光是瑞金医院感染科的医生,2015年爆发埃博拉病毒疫情,军人出身的他曾赴利比里亚,在西非与死神搏斗了四个月。“这一次武汉我当然要来。”1998年,还在读大学的辛海光就成为了共产党员,医生和军人这样的职业身份之外,党员的使命让他再添一份责任。

身为医疗组副组长,辛海光前两天看到一位年轻同事防护做得不到位,就批评了几句,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过意不去。记得17年前在“非典”战场上,他自己也受到过这样的批评。虽然言辞严厉,但情深意切,它更像是一份责任的传承。

院感护士郭颖是在2003年抗击“非典”前线宣誓入党的。“那时候还很年轻,但是看到很多党员前辈们的先锋模范,就特别想跟随他们的步伐。”回想当年,郭颖觉得这次援汉“只不过换了个地方做本职工作”,这份从容来自专业实力和经验积累。但任何时候只要有疫情发生,马上投入战斗的心情与年轻时并无二致。

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战场上,不少身经百战的老党员再次扛起重担,为年轻一代言传身教。

毕宇芳是瑞金医院内分泌代谢科主任医师、上海市内分泌代谢病研究所副所长。但在医疗队里,她仍然是一名普通的医疗队员,和其他队员一样从事着写病史和出院小结、进舱查看病人情况这些最基础的工作。她说:“我来这里就是战斗,如果我班排少了,肯定有其他队员要多排,我不可以搞特殊化。”尽管承担着医疗队临时党总支副书记等管理工作,但她从来没有少上过一个班次。

看到90后95后医疗队员在前线充满热情,毕宇芳常常会想起正在读8年制医科大学的女儿。出发前没来得及和女儿好好道别,后来,看到女儿在朋友圈里写道:“我知道,未来有一天我也一定会像你们一样义不容辞,因为身边有榜样,因为选择了责任。在那时,你们也会像今日一般,为我骄傲。”